蜘蛛丝

分析1.0 关于第八第九第十话中的室长(第十话食用完毕感想)

%%看完第十话之后的产物

%%主要结合DOB,R:B和各种抓

%%已经做好打脸准备了

%%作为礼司厨,读完发现自己真的很偏向礼司有一种自家儿子做什么都是合理的!的感觉,嘛不过我觉得我即使是在偏心也有根有据或许个人理解有偏差,如果有什么不太对的欢迎讨论和指正!

%%还写了对于伏西米的分析和整个K的世界观的分析,之后慢慢放








我可以说:室长在第八第九第十话中的反应是十!分!正!常!的!


作为青之王,室长成王时间很短,之前的人生也太过顺利了没什么挫折,这一点天鸡大叔戳的十分在理。而作为一个人,室长之前的顺风顺水没啥挫折的经历和十分强大的能力,会让这个平常看起来无比强大的人在挫折之后“会有奇妙的化学反应”(微博上有人说的)。所以,抱着这种心态我们来分析一下这几集中的伪OOC室长(误)(推眼镜)。


室长的一切行动都是符合“青之王”的职责和名号的,他喜欢在规则之下办事,即使是处于藐视规则的位置也十分注意“形式”;他更喜欢制定规则,将所有事物都纳在自己的秩序之下,用规则守护世间事物,规则和秩序不可侵犯。细细想一下这种“大义”是十分理想化的。但是室长在作为青之王之前能力就十分出色,成王之后简直开挂,这一理想在第一季之前践行的十分完美也正是因为情况都还处于室长控制范围之内,或者说“王”对“众生”的控制范围之内(DOB里面秋山还是弁财还吐槽来着)。但即使这样,也依旧掩盖不了这一理想过于理想化的现实,如果说室长的能力可以让这一理想在世俗间稳步推进让常人(比如秋山)望而生畏,那么如果这涉及到王与王之间的理想和冲突,话就不这么说了,毕竟实力差摆在哪儿...


首先黄金之王是在位时间最长的王,岁月积累的资历摆在那儿,国家的实际控制人啊,这一点是完胜室长的;绿之王论资历也是比室长老很多的,从东京地下的设施和jungle的规模来看显然不是scepter4能比的即使有国家特权加持但这说到底还是黄金给的;更有可以说是势均力敌的尊哥和室长天生不对头,室长成王以来搅局多次,第一季结束之后更是让室长背上了弑王的负担;再加上各氏族规模和实力的差距,所以王之间爆发争斗,室长能占得优势其实是很小的。所以,“少年,社会是很艰辛的哦,是时候让你吃点苦头了哟”的展开,这么一说感觉好正常(虽然礼司厨的心在滴血)...


论挫折和失败的话,刚成王和尊哥第一次掐架算半次失败。成王之前室长的决定和判断按小说里的描写好像是都没有落空过...所以在《K R:B》中和尊哥第一次掐架前半段发现自己败了(也不叫败吧...就是发现情况并不符合自己的预期,简而言之就是轻敌了...)内心那个动摇啊十分微妙,那一段的心理描写可以着重品味一下。第一季结束时,作为青之王,他守护了秩序,避免了又一个剑坑,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但作为宗像礼司个人,他是失败的,他没能阻止自己的友人(但我是尊礼党)走向破灭之路。在短篇小说《被留下的王》里,当黄金之王问起“友人离去是很悲伤的吧”,礼司有一瞬间全身动摇,甚至脱口而出“王这种……”,室长内心中的各种情感可窥一斑。在各种小说漫画和drama的描写中,室长并不是一个内心和能力都很时刻强大的公式化形象,他有不安,有动摇,可S可M,缺乏常识,被人敬畏但也十分孤独,总之,他是王,也是一个人。


那么我们基于以上论断来看第二季的御柱塔事件和室长之后的反应。室长由于弑王负担、压制石板的负担还有自己的动摇和不安(这个是从各种抓推断的...真是强撑着没事儿啊TAT)在那个时候十分虚弱,如果只有一个绿王的话还好,“进球无效”,再来一个天鸡大叔…会输不说是板上钉钉也是八成好吧(默默想起当时安娜体力不支小白战力弱...好怨念啊…)所以...第八话战败,自己的努力压制前功尽弃,可能是第一次如此使出全力但仍没有得到自己满意的结果而带来的挫败感,不甘和劳累一起压下来,有情绪闹别扭很正常(在这里说一句可能室长在一开始就考虑到了战败的情况,但没想到会输的这么惨,因为并没有料到灰王的存在所以大大低估了战败的可能性,也可能是理智上认可这种结果但情感上不接受),总之我是理智接受的虽然心里一抽一抽的...然后伏西米君看不下去可惜他专注错误表白一百年(误),哪壶不开提哪壶句句在理直戳痛点...然后...#¥@E#¥¥%#@#¥…如此这般猴哥成了三色猿...


不过室长骂伏西米叛徒,我觉得正常情况下即使是闹情绪也不应该说出这种话,就像在微博上还是lofter上看到的一篇分析所说,毕竟当初是室长先动了挖角的念头,而且伏西米和赤组也是不太对头离开是迟早的事吧,这些室长也是了解的,所以室长指责伏西米“叛徒”简直是肉眼可见的恶意好不…所以大多数人的猜测是“室长故意激伏西米让他去当卧底”…我们之后从后面两集看一下这种猜测的可行性...


然后第九集,善条+6名队员调入特务队(伏西米被压榨劳力槽点无误),第十集室长被解职。从室长的应对态度上来看,这都在预料之内。他把善条调到自己的身边,这就是已经下定决心要贯彻自己的大义直到最后一刻了。可能是从战败的一开始就有这个想法,毕竟在DOB里面有描写,室长是那种会在一开始模拟好所有的情况然后执行的人,从善条调如特务队到第十一集预告里善条只身护着室长去找石板来看,在不久后被解职也是能预想到的情况了。


至于看到微博中有说第十话室长少女心闹别扭什么的…我并不完全同意。少女心...是说已经无法作为“室长”参加同盟了还是不想参加同盟?室长不会破坏石板的理由也在第十话给出了,我认为“这是十分出色的理由”(扶眼睛),也符合室长作为“青之王”的判断。嘛至于“室长”头衔,从礼司一贯对规则的坚持来看,虽然自己还是青之王,但已被政府解雇,scepter4作为一个政府机关也是自己没有权限去指挥领导的了,出云提到scepter4时礼司的表情也很苦涩啊;再者室长已经决意“一路狂奔到底”,就像尊哥那样,无论身边有多少伙伴,一旦下定决心都要自己战斗到底(活成了尊哥的样子…),自己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也十分危险,如果自己的氏族牵扯进来可能十分危险,王与王之间的战斗氏族是不可能插手的(嘛虽然按照尊哥当时的想法分析,但说实话我也没十分搞懂尊一个人战斗的理由是什么…),做好保险措施(善条)那么我一个人狂奔到底就够了;再就是真的有闹别扭的成分,毕竟第八话的失败和被解职对室长的打击也是挺大的,在现在还算安好的homra和赤王面前室长的境遇实在是落魄,反正…这在我料想和容忍范围之内,如果孤高的礼司完完全全把事情的决定权交给小社那才是OOC(室长并不太信任小社),第八话里“去问伊佐那社”是气话无误啊无误!所以...闹别扭还好,少女心什么的,没有的事啊。


嗯就scepter4和室长的关系我还想再说一下。按说起来scepter4是前青的遗留物,在过去十年间一直作为国家机关存在,至少在室长接手的时候是这样的。在室长被政府解职后,可能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以scepter4的名义的行动都可以看作是scepter4不再作为一个政府机关,而是真真正正作为青之王个人的氏族,这就违反了之前所定下的规则,身为象征秩序的青之王去打破规则,可能在室长眼里是不允许的吧,从《为了大义》中自己给自己套上铐子明明可以自己弄坏掉却为了大义不这么干转而去折腾伏见的龟毛上司表现来看,这是一种可能的情况。不过,我还不太了解scepter4作为“青之王“的“氏族”对于室长的意味着什么,毕竟室长在DOB中说过,scepter4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但更深的羁绊是什么,青之氏族中王与氏族成员的关系究竟怎样,可能得从后面几话来看(哦不过日常好有爱哈哈哈)。根据海报中特务队的全员私服,我推测,特务队的成员很可能会脱去scepter4的官方身份,从而单纯作为青之氏族成员,追随室长的大义、支援室长,毕竟这样才有行动的理由哇。自从看到室长第十话的便装我就在想海报中是不是这个意思...嘛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真是喜大普奔喜闻乐见哈哈哈哈哈。


之后室长的走向如果官方不放大招的话,那就是一直朝着死亡flag一去不回头了就想第一季的尊哥那样。不过我也很喜欢这样的室长,为了自己的大义终于抛开一切,狂奔到最后为止。虽然不像他,也并不是完美的处于秩序下有着无可挑剔的行动理由,但我反而觉得这是室长作为宗像礼司也作为青之王决意的爆发和盛放,就像尊哥孤注一掷地奔向死亡也要追求最后的自由一样,美丽非常。嘛,我觉得室长也是想好了所有的可能结果并无论怎样都能应对的,他即使爆发,也会把握住自己的限度,毕竟他不是尊哥(笑)。作为礼司厨,只能默默祝福了TAT...





评论(6)
热度(21)
©蜘蛛丝 | Powered by LOFTER